piAmore    

 

就是个拍照的,再乱写点东西

杂41 明天给爷爷上坟,又有一个人彻底分离。记得上次给太婆上坟的时候,我是一夜不能眠,眼泪一直流。那是一种恐怖而可悲的感觉,当你习惯了家里有这样一个人,但突然他就不再出现在你面前,想想就觉得不安。而且在那曾经有过他的地方,总会浮现出旧时的音容笑语,不觉,便已浓愁聚眉。我思想上总说要创新,但我生活上却拒绝改变。因为改变了继而就是一段漫长的适应期。或许是慢热,或许是懒……在我心里,家人是个很重的词,是我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所以可以这么说,我的将来都是为了家人。但现在,我还没长大,还没有那个能力,他们却都走远了。并且会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我。我还没能尽孝——一想到这,我就特别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唉!睡吧睡...
杂40 今天坐在海旁,双脚百无聊赖的乱晃,风有点冷,现在,她应该已经离开这里了。凄凄嚓嚓的,是脚步声,异与常人,一重一轻,很缓慢。熟悉的脚步声——我忽的回头,习惯性地想说:爷爷,吃饭了吗?但,那不是我的爷爷,只是个和有着一样脚步声的老人,我爷爷已离我远去了。
杂36 如果说终有一天我们会分开,我想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安定的人,肯和我去面对一切的人,可以站在我旁边的人,并且能让我站在她的身边。
杂35 果然是要沾染黑色就像一块透明的玻璃只有对面的背景是黑色的你才看得清楚自己伤痕斑驳
杂32 这两天做梦都梦到我爷爷,都是梦见我把他救回来。然后便会突然惊醒。才发现,我紧紧地抱着她,她也任由我埋首。我说,明明爷爷是那么的高大,怎么现在却只有一个盒子的大小了?她说,I'm here.
杂30 愿有一天,我们也到了 谈论天气,说说今天的菜贵了或便宜了,街头巷尾的杂事,然后就过一天了 的地步
杂20 有时候蓦然回首,也可能仍是空余处。不一定会有个人在灯火阑珊处。
杂15 虽然这个世界不是谁没了谁就活不下去,但总有那么一个人能让你的世界光亮起来,充满色彩,让你觉得这就是生活,而不仅仅是生存。
杂14 打一个巴掌给两颗糖我不喜欢吃糖,但脸早就肿了。

© piAm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