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more

就是个拍照的,再乱写点东西

没了蓝会变懒。

{ 2016-02-29 /1 }

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垃圾片

杂79

今天是外公的生日,嗯...这个点了,应该说昨天。
对,生日。然后姑婆(外公的妹妹)的儿媳妇的外婆,这关系混乱的,反正就是有点关系的——死了。
所以就是这么走了,然后姑婆他们并不见有什么悲哀之息,依旧过来吃饭,畅饮,嬉笑。
这种生与死的界临之间,喜与悲的混沌之中,太有趣,冷漠的趣味。
初见他们的反应时觉得兀然,细想之下,我不也是个冷漠之人,生老病死见多了,麻木了,他人影响不了自己,那就无需多关心——这就是为何冷漠的原因吧。

但,血一冷就黑了。

虽说他人的生死与自身无关,但在得知任何一个人的死讯的时候都可以为此默哀一声,无论是街上突兀的奔丧队伍或是没有太大交情的人。当一个人死的时候,他理应得到那一丝半...

 

酒,酒杯,背景学校,扭曲

得空到乡中,胡言乱语又谈了一通,狗爬鸡爪又描了几笔。

色彩太浓厚啦~但,那又怎样?
拜拜神啦~器皿并不重要,主要是好玩,越活越像个初见世的小孩。

这没什么特别的,超级没新意,无敌老土,只是因为那天是少有的早起,才觉得神兮兮的。

凌乱,甘蔗枝

4 5 6 7 8 9

© piAmore | Powered by LOFTER